初恋

从初中开始一直到高二,我一直暗恋着一个男孩子。虽然我们上了不同的高中,但关系一直很好。我很仰慕学习也好运动也好都很厉害的他。虽然我喜欢了他五年,但情人节巧克力却只仅仅送过一回,那是在初二的时候(注:在日本,情人节这天女孩子们会向男孩子送巧克力。)

从初中开始我几乎就不看电视了,正好在手工课上老师的指导下制作了一台小小的收音机,因为是亲手制作的我很喜欢,外面的消息也全是通过它获取的,我开始喜欢外语歌也是在那个时候。那个令人怀念的情人节也是,我把收音机拿到厨房,一边听着节目一边做巧克力。说是制作巧克力其实也不过就是熔化再冷却固定两道工序而已,但对当时的我来说相当不容易。本来我手脚就笨,也不喜欢做饭,一个人站进厨房开始动手的时候自己都有点惊讶。

作战计划如下:不单单给他一个人送巧克力,还会送给他的朋友们。这样就没人能猜到我把本命巧克力送给谁了(注:巧克力分两种,一种是表示我喜欢你才送的本命巧克力,另一种是象征性送的义理巧克力,可以送给多人且并不包含特殊含义)。看上去都是义理巧克力,但打开来一看就知道了,只有他的那份是特别的!谁都没注意到这点真是太好了。我也没对他说「不是喜欢你哦」这类的话,直接把巧克力送了出去。怎么说呢,不过是自我满足吧。

收音机里一首接一首地放着情歌,电台主持人一封接一封地读着听众的爱情故事,听了这些后,我想着是不是也写一张留言卡。告白的话肯定不会写,其他的稍微写一两句吧。结果我写的内容是「一直以来谢谢你的关照,噢还有,这不是义理巧克力哦。」现在回想起来令人发笑,不禁希望他已经把这样的留言卡片丢掉了。但当时14岁的他是如何看待这封留言的呢?他什么也没说。

总之,巧克力是送出去了。现在想想我真是没用,做得那么糟糕还不如不送,看上去就不好吃。亏我那时候还觉得自己做的不错。白色情人节的时候,我收到了他送的看上去就像是便利店里买的非常普通的糖果(注:情人节一个月后的3月14日,也叫白色情人节,男孩子们会回赠女方巧克力等糖果)。因为非常舍不得所以我一直没吃,一直留到高二搬家的时候才扔掉。

中学毕业以后,我们基本就见不到对方了,到现在都不知道他的联系方式。但在高一的那个冬天,有一次在电车上偶然碰上了。曾经关系那么好,再加上是久违的碰面,然而我连打招呼都没能做到,匆匆忙忙地下了车。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后悔不已。时间真是很奇妙的东西,我现在倒开始怀念起那时候的自己了。那次在电车中的偶遇,后来成了我的第一张专辑《葡萄柚》中作词的题材。

想起他的时候,同时我会想起我那台小收音机。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找不到了。明明就放在家里的,丢得不可思议,反正怎么都找不到了。对我来说,收音机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道具。也是那台亲手制作的收音机,让我喜欢上了广播。虽然已经再也见不到了,但那是作为我第一次真正爱上音乐的象征的重要财宝。至于他,现在过着怎么样的生活呢,是不是已经不打篮球了呢。虽然我现在心里有了更重要的人,但到了情人节的时候,果然还是会不自觉地想起他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