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the whole story~

上次我写了关于情人节的事,但其实有些地方和事实有点出入。

之前我是这么写的「巧克力顺利地送出去了」,实际上并非如此,一点也不顺利。那天,我把做得不怎么样的巧克力包装好,装进纸袋后带着去学校了。从外面看上去所有巧克力都是一模一样的,只有本命巧克力上我贴了张纸作为记号。但是要怎么给呢?要说些什么呢?我系着最喜欢的红围巾,一边用力踩着脚踏车一边胡乱地想着这些。

打开教室的门后,里边只坐着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子。她一头长发,穿着粉色的毛衣和百褶裙,看上去像是个大小姐。后来老师介绍说这是今天新转来的真紀同学。我有种不妙的预感,大家对新来的同学肯定会比较在意,加上她很可爱,好担心啊。多了个竞争对手,好担心啊。她看上去学习成绩也很好的样子,好担心啊。好担心啊,好担心啊……

然后就是今天最重要的事,「今天课就上到这里。」老师的这句话是开始行动的信号,就在我鼓起勇气想按之前的作战计划以「那个~」开场的时候。新转来的真紀开口了:「那个~我做了巧克力蛋糕,你看,今天是情人节嘛。」

轰隆——为此刻精心准备的情人节作战计划瞬间在脑中坍塌了,蛋、蛋糕?偏偏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,偏偏是情人节这天,偏偏是手工制作的蛋糕?男孩子们说完「我开动啦」就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,我也吃了一口。没有味道,不,从味觉上来讲确实是很好吃的蛋糕,但那个时候我太震惊了以至于味觉被麻痹,什么味道都尝不出来。脑子里净在想作战失败后该怎么善后,该怎么办啊?我把自己的巧克力送出去肯定比不过人家。毕竟我做的就是简单地溶化再固定的巧克力而已,对方做的可是能摆在店里卖的美味的蛋糕。输了,完败,就这么拿回家全扔了吧……

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,吃完蛋糕的他说了句「多谢款待」就要从教室后门出去了。这时朋友看见了我手中的纸袋,问我说:「真綾,难道你拿着的那个也是巧克力?自己做的?」我无奈地回道:「嗯……算是吧……」。「早点说嘛!喂,大家,真綾也做了巧克力哦!」这个朋友这么一喊,把他也给叫住了。虽然我很感激但又有点为难。接着我扭扭捏捏地跟着他出去,打算在自行车停放场把巧克力送给他。

然而灾难正等着我。本来贴在本命巧克力上的那个记号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下来了!这下我都不知道哪个是本命巧克力!!!脸色苍白的我只好对他说:「等,等我一下!」然后借着外面灯的亮光,透过包装纸一个一个地找过去。看不清啊,灯太暗了完全看不清,就算灯再亮点透过包装纸也什么都看不清。

在路灯底下从装着巧克力的袋子里一个个翻来翻去的我,看上去一定很奇怪吧。在让他等了一会儿后,我终于挑好了。想着大概就是这个吧,把「本命巧克力」送给了他。至于那个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本命巧克力,已经成了一个永远的谜。写着「不是义理巧克力哟~」的卡片搞不好送给了别的男孩,就算是现在,一想到存在这样的可能性,对我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