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rng Kae

自言自语,聊备一格。

Category: 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 (Page 1 of 3)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恍惚篇№3

回忆宛如夕阳

最终,连自己的感情都没能传达出去,初恋就这么结束了。

他就坐在我前面,上课的时候偶尔会转过头来看我的笔记,往往使我不可遏制地高兴不已,心跳加速。虽然付着高昂的学费,我的成绩却一天也没提高,每天光看着他的后背想着「转过来吧!转过来吧!」。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恍惚篇№2

~the whole story~

上次我写了关于情人节的事,但其实有些地方和事实有点出入。

之前我是这么写的「巧克力顺利地送出去了」,实际上并非如此,一点也不顺利。那天,我把做得不怎么样的巧克力包装好,装进纸袋后带着去学校了。从外面看上去所有巧克力都是一模一样的,只有本命巧克力上我贴了张纸作为记号。但是要怎么给呢?要说些什么呢?我系着最喜欢的红围巾,一边用力踩着脚踏车一边胡乱地想着这些。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恍惚篇№1

初恋

从初中开始一直到高二,我一直暗恋着一个男孩子。虽然我们上了不同的高中,但关系一直很好。我很仰慕学习也好运动也好都很厉害的他。虽然我喜欢了他五年,但情人节巧克力却只仅仅送过一回,那是在初二的时候(注:在日本,情人节这天女孩子们会向男孩子送巧克力。)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子役篇(全)

一切的原点

8岁的时候我进入了儿童剧团。

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,从小看着舞台长大的我非常自然地憧憬演艺世界。面向儿童的音乐剧啦、难懂的戏剧啦、日本舞蹈啦、外国的歌剧啦、诗歌朗诵啦还有独角戏等等等等,对这些所有种类的作品不管看得懂看不懂我一股脑儿全看了。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子役篇№8

后日谈

我从「知更鸟」毕业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年了。西村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得大嗓门,偶尔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总是坚持买单。但她却会在吃完火锅后是吃乌冬面好还是喝粥好时争执不下,邀请她来观看演出的时候也总是说「能不能活到那时候都不知道,做不了约定啊!」肯定没问题的,您的话起码还能再活二十年!

Read More

Page 1 of 3

Powered by WordPress & Theme by Anders Noré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