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arng Kae

自言自语,聊备一格。

Page 2 of 7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子役篇(全)

一切的原点

8岁的时候我进入了儿童剧团。

因为父亲工作的原因,从小看着舞台长大的我非常自然地憧憬演艺世界。面向儿童的音乐剧啦、难懂的戏剧啦、日本舞蹈啦、外国的歌剧啦、诗歌朗诵啦还有独角戏等等等等,对这些所有种类的作品不管看得懂看不懂我一股脑儿全看了。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子役篇№8

后日谈

我从「知更鸟」毕业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年了。西村老师还是一如既往得大嗓门,偶尔一起吃饭的时候也总是坚持买单。但她却会在吃完火锅后是吃乌冬面好还是喝粥好时争执不下,邀请她来观看演出的时候也总是说「能不能活到那时候都不知道,做不了约定啊!」肯定没问题的,您的话起码还能再活二十年!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子役篇№7

毕业

大概在很早的时候,我就有了从「知更鸟」毕业的想法。我非常自然地觉得,总有一天成为大人了以后,就得离开了。和之前许许多多的前辈一样,我也不得不选择自己的道路。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子役篇№6

脱离吧!儿童演员

我完全没有过脱离儿童演员的想法,但随着年纪的增长,一些只有孩子才能享受的待遇也渐渐减少了(比如说,在晚上录节目可能要弄到很晚的时候,会提前录我出场的部分好让我早早回家。午休的时候会有人请我吃甜点。)上中学以后,对演技的要求一下子提高了,说实话让我很彷徨。难道说我能一帆风顺地到今天只是因为我是个小孩子,实际上我完全没有才能吗?像这样的想法渐渐开始萌生。

Read More

坂本真綾《アイディ。》翻译——子役篇№5

鼻涕的颜色

「真綾当初那么小一个,一下子就变成大人了呢!」这样的话到现在还经常有人这么说。果然那些以前就认识我的演员们,对背着硬皮双肩书包去工作室的我印象太深了。现在也还会有人会问我「今天学校放假吗?」(注:Maaya 写下这篇文章的具体时间不详,但根据后面一章的时间来推测,写这篇文章的时间应该在2000年之前。)还有人说:「以前老挂着鼻涕呢!」不不不挂着鼻涕什么的应该没有吧。还有人说:「当时还要换尿布呢!」不不不我当时没那么小吧。像这样胡说八道的人都有,说明大家总是能回想起儿童时代的我,这让我很开心。

Read More

Page 2 of 7

Powered by WordPress & Theme by Anders Norén